《咬文嚼字》讀后感

2019-07-13推薦訪問:讀后感

  《咬文嚼字》是一份嚴肅、嚴謹而可讀性強的雜志,本人雖然已經較長時間不再從事文字工作,但是仍然愛看這一類雜志和文章。最近一期(2007年第4期)的《咬文嚼字》,有四篇文章各有一處說法不確,現特提出不同看法,愿與四位作者商榷。

  牭謔六頁《應是“奈河橋”》說:

  牎澳魏印筆欠鸞趟傳地獄中的河名,河上有橋名奈河橋。

  犘話矗汗賾諛魏憂乓用較多的是《宣室志》的記載:

  牰觀,太原人,善陰陽占候之術。唐元和中,與僧靈習善……行十余里,一水廣不數尺,流而西南。觀問習,習曰:“此俗所謂奈河。其源出于地府耶!庇^即視其水,皆血,而腥穢不可近。

  牴燮溆鏤模近乎道教;但是道教經典中也難以找到有關奈河橋或奈何橋的記載(或者有記載但本人未曾見到)。迄今并無佛教三藏記載奈河橋或奈何橋的發現,靈習也說奈河是“俗所謂”的,因此,說“‘奈河’是佛教所傳地獄中的河名”沒有依據。

  牎洞戇選靶芯小鋇薄靶嘆小薄芬晃模ǖ詼十一頁)認為:

  牨恍芯姓呤怯跋熘偉補芾淼娜耍有錯誤行為,但其行為并不構成犯罪。

  牳據有關教材:

  犘姓拘留是指法定的行政機關(專指公安機關)依法對違反行政法律規范的人,在短期內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種行政處罰。行政拘留是最嚴厲的一種行政處罰,通常適用于嚴重違反治安管理但不構成犯罪,而警告、罰款處罰不足以懲戒的情況。

  犚虼吮恍芯姓卟恢皇怯跋熘偉補芾淼娜耍其行為性質更不是社會規范意義上的“錯誤”,而是法律規范意義上的“違法(一般違法)”。

  犜詰詼十九頁,作者先引了一段他認為有語病的文字:

  犓位仆ゼ帷斷酚嚼梅二首》宋任淵注:“峪書此詩后云‘京、洛間……(中略)蠟梅’”

  犎緩笞髡咚擔

  犓穩巳臥⑹突仆ゼ帷斷酚嚼梅二首》,用的是黃庭堅的詩后語,可見這段注釋是黃庭堅自己的話!坝毕录恿巳嗣,表明黃庭堅自稱“峪”。

  犘話矗核穩巳臥⑹突仆ゼ帷斷酚嚼梅二首》,的確“用”了黃庭堅自己寫的詩后語,但這段詩后語是從“京、洛間”開始,到“蠟梅”結束的,《漢語大字典》的編寫者已經用引號標明了。而“峪書此詩后云”這幾個字,卻是注釋者任淵的話。所以應該說“這段注釋是任淵引用了黃庭堅自己的話”,而不能說“這段注釋是黃庭堅自己的話”,這樣,“峪”也就不是黃庭堅自稱,而是任淵對他的稱呼。至于作者說“‘峪’下加了人名線,表明黃庭堅自稱‘峪’”,也是沒有依據的,因為人名線并不表明這個人名是用于自稱的。當然,《漢語大字典》的編寫者沒有檢查出“山谷”兩個字被印成“峪”字,其失誤已經被作者指出,這里不再重復。

  犠詈罄刺柑浮恫夷與子牙無干》一文(第三十五頁)。作者說:

  犠友蘭唇子牙,是小說《封神演義》中的人物,名尚。曾在昆侖山跟元始天尊學道,后奉師命下山輔佐周室……

  犘話矗航尚是歷史人物,關于其事跡,正史多有記載,《伯夷與子牙無干》一文也正是想伯夷和姜尚之間的關系才闡述起姜尚的生平的,但不知道為什么竟然說姜尚“是小說《封神演義》中的人物”,還拿那些荒誕不經的小說情節來介紹他的身份。

  犚隕鮮潛救說募傅闈陳見解,不敢說都沒有穿鑿和謬誤之處。標題《咬咬〈咬文嚼字〉》有點狂妄,其實只是想顯得好玩一點,編者、作者、讀者或將原諒我乎?

作文投稿
混合过关错一场有奖吗